_玻璃房外的挑战者,冠军盾后的女菩萨

请看下文:玻璃房外的挑战者,冠军盾后的女菩萨

  10月30日晚上,在新加坡新达城国际会议展览中心,来自西欧赛区的黑马Tundra3:0横扫老牌劲旅Secret,以碾压的姿态夺取了TI11的不朽盾。

  比赛的内容是残忍的。Tundra打出了今年最好的DotA——在年初一鸣惊人、年中泯然众人之后,这个别名“石头人”的队伍终于在合适的版本里找到了最优的答案。

1

  他们团队配合精妙,打法极具观赏性,在淘汰赛阶段仅仅只在胜者组决赛丢掉一局,可以说是三年来统治力最强的TI冠军了。

  每当冠军诞生的时候,所有的数据都会变得浪漫起来。

  比如,Tundra队长“Sneyking”伍敬俊进入职业圈十余年,辗转多个队伍、连续数年TI被OG打落败者组黯然离场。他从1号位打到5号位——就像他本届赛事操刀的高光英雄米拉娜一样——终于在职业生涯的末期第一次进入到前6名,并一举拿下了不朽盾;

2

  比如,Tundra的4号位Saksa和Secret的3号位Resolut1on在6年前曾经在TI6的赛场上并肩作战,他们在决赛中面对的是那一年无可匹敌的Wings;

3

Saksa

4

Resolut1on

  另外,这是Secret话事人Puppey参加的第11届TI——他在12年所有的国际邀请赛中保持全勤,是现存唯一的全勤选手。他在比赛中依然保持着较高的竞技水准,这项纪录很可能还将延续下去。

5

  一个事实是,那块每年决赛后刻下冠军名字的不朽盾背后刚好是11个空位,在今年刻上Tundra之后,这尊历史悠久的“奖杯”刚好被全部填满。如果Puppey如愿举盾,他的名字将在不朽盾上首尾相连。

  从开始到终结,从终结到开始,这个结局充满了轮回的宿命感——可惜爱沙尼亚老将最终力有不逮,没能完成如此壮举。

6

7

TI1 NA'VI夺冠画面

  说到轮回,V社已经确认明年的国际邀请赛将重回西雅图钥匙球馆——小道消息称,本届TI开始之前,Valve召集各战队负责人猛灌鸡汤,声称《DOTA2》会越来越好;但结合本届赛事极其糟糕的环境质量,人们很难再次给予V社(以及承办赛事的PGL)更多的信任。

狮城窃听风云

  在淘汰赛刚刚开始的时候,本届TI就因为隔音发生了巨大的问题。

  第一阶段的比赛是在新加坡室内体育馆举行的。和往届比赛不同,TI11并未在舞台上设置有隔音玻璃的比赛专用隔音房(据信可能是因为该场馆不久之后将迎来贾斯汀·比伯的演唱会,隔音房难以拆除),而主办方提供的隔音耳机效果非常一般,导致场上选手甚至能听到主舞台英文解说的声音。

8

对战区现场照片(图源NGA)

  10月20日败者组第一轮GG对阵Fnatic的比赛后,获胜者GG战队的Dyrachyo在接受俄语流采访时公开表示:“由于没有隔音房,所以解说说的话和一切观众的声音都是能听到的……甚至可以听到对手每一次开雾,每一次插眼的报点。降噪耳机毫无用处。”

9

  随后,数名职业选手证实了这一看法。对于《DOTA2》职业比赛来说,开雾、插眼、roshan的信息本来需要付出一定团队资源、甚至辅助位置的生命来获取;而当解说的声音泄露,游戏性质也发生了改变,这无疑是极度荒谬的状况。

  得知这一点后,甚至有人开始利用这种状况。解说Gunnar被指故意在Liquid对阵Aster的系列赛中故意使用会暴露更多信息的说法,疑似在解说席对Liquid进行“援助”。

  根据Reddit的说法,其中一个较为明显的片段是:“解说Trent笼统地说‘他没能找到茶队的眼位。’这时这句评论应该结束了。然后Gunnar不必要地插话说,‘是的,前哨上面有一个位置很好的眼’,然后它马上就被排掉了。”

  第二天,PGL给出了解决方案:降低解说席的音量。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行为尽管缓解了隔音对比赛公平性的影响,但是却直接摧毁了现场观众的观赛体验。

10

“最贵的TI,最差的观赛体验”

  在遭到投诉后,他们又提高了音量、发给选手两个隔音耳机,并要求解说不报重要信息。这种限制让英文流解说变得十分别扭,再次遭到了现场观众的投诉。

11

  最后在第二阶段的比赛中,他们不得不给选手的耳机频道加上了白噪音,终于屏蔽了这一影响——但是从直播放出的Team speak来看,这种白噪音非常强烈,令人有些不适。

  对于TI11来说,隔音问题是绕不过去的致命失误。在败者组半决赛中,中国观众在现场狂喊“开雾了!开雾了!快跑!”是对这种失误最好的讽刺。当最高水平的比赛变成了窃听风云,我们该如何相信那个“越来越好”?